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

是天空的一朵闲云,只愿偶尔可以投影在你的波心。
头像by加州澄野

手入与骨喰藤四郎

骨喰藤四郎发觉,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,审神者会比平日里更容易炸毛一点,因为她总是会在那几天一改心慈手软的模样,毫不留情地揪住鲶尾藤四郎的呆毛。

骨喰藤四郎不明白,他怔怔地望着远处审神者同样炸起的呆毛,伴随着自家兄弟凄厉的叫声,歪了歪脑袋,“……是发生了什么吗?”

坐在一旁的黑发短刀顺着骨喰藤四郎的目光瞧了瞧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“大将大概是在生理期吧。”

然后,骨喰藤四郎突然被拖去科普了一堆女性生理期相关的事情。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结束后,Dr.药研藤四郎再次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,“骨喰尼,明白了吗?”

完全没有听懂。

骨喰藤四郎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约等号:

“每个月要流几天血 ≈ 每个月...

2018-11-19

灯泡与山姥切国广

月上梢头,成山的文书依然堆积在近侍桌的案头,勤务室的夜灯照射在山姥切国广的面庞上,将他分明的五官晕上了一轮昏黄的光圈。

灯泡突然灭了。

山姥切国广停下笔,当视线逐渐适应了黑暗之后,他站起身,朝着灯泡走去。他仔细检查了一下,钨丝并没有断,其他也一切如常。于是他走到墙边,重新按下了开关,灯泡象征性地闪了两下又灭了。

山姥切国广眉头微蹙,静谧的黑夜里响起他低沉而温柔的嗓音,“你怎么了,不开心么。”

万物皆有灵,灯泡亦不例外。犹豫片刻后,灯泡缓缓开了口,“等会儿,有个蛾子在窗外看我好久了。”

山姥切国广侧头看向窗户,才发觉月光将飞蛾的阴影映在了窗帘上,“那不挺好,有人看得上你。”

静默半晌...

2018-11-17

❤️感谢来信。不是大大啦,叫我阿云就好哦。感谢你喜欢我的文笔(捂脸)。


由于上班路途较远的原因,地铁时光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的读书时光,当然也因此经常坐过站(笑)


名著经典就不提啦,毕竟从小到大语文老师给的清单也不少了,想推荐最近刚读的几本很喜欢的书。


1. 广告向:《文案之神尼尔·法兰奇》

我曾短暂地做过一段时间广告文案,担任过某男士品牌的“型男部长”(哈哈哈哈,是不是很难以想象)。虽然已经转型了,但毕竟仍然在这个创意圈子里混,所以阅读经典文案是工作的必须任务,也是精神的愉悦享受。


优秀的广告文案必然满足三个条件:一是精准的人性洞察,二...

2018-11-16

【山姥切婶】有花堪折(下)

*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

*有花堪折【上篇】

*刀乙女全站目录

*感谢 @秋水仙-备考更新超慢 一直陪我聊,迟到的生日快乐


Chap.3

世上最遥远的距离,是彼此相爱却不自知,他以为退出是一种成全,她以为放手是一种拒绝。


“兄弟,可以拜托你……担任她的近侍吗?”


盛夏灿烂的晴天里,堀川国广安静地望着眼前低垂着头提出请求的山姥切国广。破旧的披风将阳光遮蔽,投射的阴影将情绪藏匿,他依然伫立在重云如盖的阴天里。


堀川国广在心底叹息了一声,联系到昨日一人一刃魂不守舍的模样,堀川国广明白定是出了什么差错。倏然,他心中一动,有了一个主意。...


2018-11-14

羽绒服与压切长谷部

凛冽的寒风吹散冬夜的安宁,池塘的水光倒映着旖旎的梅影。

 

突兀的“嘎吱”声打破了本丸账房的宁静,正在做年终结算的压切长谷部停下笔,抬起眼眸,望见一道娇小的身影随着呜咽的寒风踏进了屋内。

 

恣意的冬风不识温柔,借着缺口肆无忌惮地侵蚀着账房的温暖。审神者急忙转过身,用力关上了木门。

 

“呼,真冷啊。”她搓了搓手,对着掌心呵了几口气。

 

压切长谷部从短暂的愣怔中回过神来,连忙站起身朝着审神者走去,“主,请问有什么吩咐吗?手刃家臣?火攻寺庙……”

 

“不不不,不需要这些!”审神者连连摆手,对着停在面前的灰发打刀露出了一个盛...

2018-11-09

【山姥切婶】有花堪折(上)

* 一个关于错过与挽回的故事

* 请坚信这是一个Happy Ending

* 感谢水仙  @秋水仙-备考更新超慢 陪我各种讨论和开脑洞么么哒

刀乙女全站目录


Chap.1

盛夏的艳阳不知餍足地炙烤着大地,枯萎了种在园子里的玫瑰,融化了储在罐子里的糖果。


山姥切国广抱着文书不疾不徐地走在长廊上,灼灼的日光斜斜地照射在他的侧脸上,烧起一阵火辣辣的疼痛。他下意识地伸出右手阻挡,才后知后觉指缝间漏泄的光芒太过刺眼,一如这长长的贪得无厌的苦夏。


驻足在勤务室门口,山姥切国广循规蹈矩地敲了敲门,不出意料地等...

2018-11-06

牛排与大俱利伽罗

本丸的厨房传来诱人的肉香,原来是大俱利伽罗正在煎牛排。

审神者自然而然地蹭到大俱利伽罗的身边,大俱利伽罗一如既往地皱了皱眉,“我不想和你混熟。”

审神者纯粹当风过耳,她指着煎锅里滋滋作响的牛排,向大俱利伽罗提了一个问题,“咖喱咖喱,你知道这两块牛排为什么互相不说话吗?”

大俱利伽罗:“?”

审神者:“因为它们不熟。”

大俱利伽罗:“……”


后来,牛排的颜色逐渐由红变黑。


审神者:“啊,它们熟了。”

审神者踮起脚尖,吧唧地在大俱利伽罗的面颊上亲了一口,跑掉了。


大俱利伽罗的颜色逐渐由黑变红。

大俱利伽罗也熟了。


以上。

--------

今天老板给我讲了...

2018-10-31

【陆奥守婶】寻梦计划

* 《初始刀曾来见过你》系列之三

* 一个关于梦想与骑行的故事

【清光篇】 【山姥切篇】

刀乙女全站目录


多年以后,身著白无垢的审神者与春光满面的陆奥守吉行完成339次交杯酒的那一瞬间,会回想起自己参加公务员考试的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。当她答完所有题目以后,忽然发现试卷空白页逐渐显现了一道奇怪的单选题。


请选择您最喜欢的一句话:

A. 身不动,隔过黑暗,花与水

B. 别离时才方知这世间,花亦花来人亦人

C. 不能执,不要拘泥,永远要与时俱进,走在别人前面

D. 自卑虽是与骄...

2018-10-27

感谢来信❤️


*关于有无鹤婶的计划

(*/∇\*)有的哦

正在酝酿的中篇虽然主线是被婶,但除了初章和终章,每一章都是一个完整的刀婶短篇,其中一章已确定为鹤婶♡(注:可以简单理解为被婶与其他刀婶的故事)


以上,再次感谢您的来信。


*关于怎么喜欢上被被的

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想听真话还是假话

假话就是,一见钟情,二见倾心,三见非君不娶。


真话就是,因为惦记。


对于一名习惯了列克星敦的温柔,琪亚娜的逗比,trickstar的热血,许墨的撩拨,阿维的守护,玛修的可爱的提督/舰长/制作人/公主/master来说——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初始角...

2018-10-17

【平野婶】何生枷锁

* 一个关于爱情与世俗悖论的故事

* 一场差点届不到的双向暗恋

刀乙女全站目录


Chap.1

一直满足于彼此的身份,但触碰到指尖的瞬间,所有的隐忍都变成了混沌**。

——平野藤四郎


平野藤四郎仍然记得,自己作为初锻刀降临在这个本丸的那个冬日。


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雪夜,他从翩翩起舞的樱花中苏醒,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审神者灿若骄阳的笑颜。她柔声呼唤他的姓名,朱唇轻启吐出一团团白色的雾气,让初获人身的他第一次感知到左胸口咚咚的心跳。


“我叫平野藤四郎,曾经被献给过明治天皇喔。比起实战,从事护卫、随侍之类的工作要更多一些,所以需要陪同的话就...

2018-10-13
1 / 5

© 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